新聞中心

Share to:

新聞中心

基因編輯嬰兒在國際上“炸圈”了! 各國這樣看

來(lai)源:動脈網 

2018年的(de)11月26日(ri),醫學界、學術界和朋友圈掀起(qi)了一場激烈的(de)有關倫理(li)、哲學的(de)討論。

 
  這件事情的(de)起因(yin)(yin)是當日(ri)上午(wu)發(fa)布的(de)一則消(xiao)息:來自中國深圳的(de)科學家賀建奎(kui)在(zai)第二屆國際人類(lei)基(ji)因(yin)(yin)組編輯(ji)峰會召開(kai)前(qian)一天宣布,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(de)基(ji)因(yin)(yin)編輯(ji)嬰兒于11月在(zai)中國健康誕生。
 
  這對雙胞胎的一(yi)個基因經(jing)過修改(gai),使(shi)她們出生后即(ji)能天(tian)然抵抗艾滋病(bing)。這是世界首例免(mian)疫艾滋病(bing)的基因編(bian)輯嬰兒(er)。
 
  該消息一(yi)出(chu),立(li)刻在我國引起(qi)了無比廣泛的關(guan)注(zhu),在朋(peng)友圈迅(xun)速(su)刷(shua)屏,10萬+此起(qi)彼伏。醫院、學校(xiao)、主管部(bu)門等(deng)各方也迅(xun)速(su)做出(chu)反應和表態。其(qi)中的驚心(xin)動魄,相信大(da)家都有耳聞(wen)和感(gan)受。
 
  與此同時(shi),該消息也迅速在(zai)國(guo)際社(she)會上引起了(le)軒然大波,“炸(zha)”了(le)朋(peng)友圈:
 
  國(guo)際社會怎么(me)看
 
  1、美國
 

  賓夕(xi)法尼(ni)亞大學基因(yin)編(bian)輯專家、某(mou)遺傳學雜志編(bian)輯Kiran Musunuru博(bo)士對此表示:“這是不(bu)合(he)情理的(de)......人類道(dao)德和倫理都(dou)無法接受(shou)。”

 
  MIT評論這(zhe)樣寫道:它(ta)引發了全球的強烈抗議和科學家們的抵制,因為(wei)現在還(huan)沒到時機。
 
   “太早了。”加州Scripps轉化研(yan)究所所長Eric Topol博士表示,“目(mu)前我們理解一個基因都(dou)是大問(wen)題。”
 
  但也有人對此持肯定態度,著名的(de)遺傳(chuan)學(xue)家,哈佛大學(xue)的(de)George Church,為試圖對艾滋(zi)病毒進(jin)行(xing)基因編(bian)輯辯護,他稱艾滋(zi)病是“一個重大且日益嚴重的(de)公(gong)共健康威脅”,“我認為這是合(he)理的(de)。”
 
  2、英國
 
   “如果(guo)是(shi)真的,這個實驗太可怕了。”牛津大(da)學實踐理論性教授Julian Savulescu這樣說(shuo)道(dao),“胚胎(tai)本身(shen)是(shi)健(jian)康的,沒(mei)有已知疾病。基因編輯本身(shen)是(shi)實驗性的。如果(guo)出現脫靶,可能在(zai)早年(nian)或者晚年(nian)任何(he)時候出現遺傳問題,包括癌癥。”
 
   “現在HIV有很(hen)多有效(xiao)的預防和治(zhi)療(liao)辦法。這(zhe)個實驗可能(neng)使得健康的面臨基因(yin)編輯導致的遺傳風險(xian),沒有必要這么做。在世界(jie)許多地方,都是違(wei)法的。”
 
  愛丁(ding)堡大學(xue)生(sheng)物倫(lun)理學(xue)家Sarah Chan博士表示(shi),如果是(shi)真的,那這個(ge)實驗面臨嚴(yan)重(zhong)的倫(lun)理問題。“無論報道(dao)是(shi)否(fou)屬實,故意在學(xue)術界引(yin)起軒然(ran)大波(bo)、博眼(yan)球,這些(xie)主張都是(shi)不(bu)負責任和不(bu)道(dao)德的。”“這會使(shi)人(ren)們兩極分化,對(dui)本身就質(zhi)疑和擔(dan)心(xin)科學(xue)的人(ren)來說,會加深誤解。”
 
  在倫敦大(da)學(xue)從(cong)事婦女生殖(zhi)健康(kang)的(de)Joyce Harper認為(wei),在當下用(yong)基因編輯人類胚(pei)胎來(lai)抵御(yu)艾滋(zi)病還太早,這是很(hen)危險和不(bu)負責任的(de)。她表示,需(xu)(xu)要用(yong)很(hen)多年的(de)研究(jiu)來(lai)證明(ming)干預(yu)胚(pei)胎的(de)基因組不(bu)會帶來(lai)副(fu)作用(yong)。基因編輯被用(yong)于胚(pei)胎移(yi)植之(zhi)前(qian),還需(xu)(xu)立法和公(gong)眾討論。
 
  3、日本(ben)
 
  北海道大學(xue)生物倫理學(xue)家Tetsuya Ishii也認為,將基因(yin)編輯(ji)用(yong)于胚胎來(lai)減少HIV感染(ran)是沒有道理的。即便(bian)母親HIV陽性,還可以通過剖腹(fu)產來(lai)避(bi)免(mian)分娩期間傳播(bo)感染(ran)。
 
  質疑:倫理怎么(me)過的?
 
  現在,再讓我們(men)看看,消(xiao)息發出后,在國內(nei)經歷的驚心動魄的12小時(shi)。
 
  消(xiao)息一出,引發(fa)了學(xue)術界和醫學(xue)界的激(ji)烈討論:
 
   “這是在(zai)玩(wan)火(huo)?”
 
   “科學狂人!”
 
   “直接把(ba)一個基因去(qu)掉,是否會(hui)帶來不可(ke)控制的(de)(de)影響呢?更何況愛(ai)疾病目前已經有很好的(de)(de)預防和治療方(fang)案。”
 
   “另一個(ge)沒有改(gai)造成功(gong)的小孩會(hui)不會(hui)受到影響(xiang)?”
 
   “基因(yin)編(bian)輯治療(liao)重(zhong)大(da)遺傳(chuan)病是(shi)可以理解(jie)的,那是(shi)不得已(yi)而為止(zhi)。”
 
  更多的質(zhi)疑朝向(xiang)了(le)醫院(yuan)倫(lun)理委員(yuan)會:怎么過的倫(lun)理?
 
  14時左右,新京報記(ji)者聯系(xi)了南(nan)科大(da)工作(zuo)人員:賀建奎(kui)正(zheng)在香港開會(hui),暫無(wu)法(fa)回應(ying)網絡爭議(yi)。
 
  北京大學分子(zi)醫學研(yan)究所研(yan)究員劉穎在(zai)《知(zhi)識分子(zi)》發(fa)布的文(wen)章中(zhong)(zhong)提到(dao),整個倫理申請中(zhong)(zhong),寫(xie)到(dao)了前期在(zai)猴等(deng)模(mo)式生物(wu)上進行(xing)了相關實(shi)驗,但僅(jin)僅(jin)描述了過程,并沒有任何詳細結果以(yi)及實(shi)驗后續對該動物(wu)的觀察結果。
 
   “這份(fen)倫(lun)理申請非常草率,按照(zhao)提(ti)供的日期來看,在倫(lun)理申請批準前試驗就(jiu)已經進行很久了(le)。倫(lun)理審查是按照(zhao)‘科研項目(mu)’的實施的,這個標準本身(shen)就不對。”他(ta)這樣(yang)評價。
 
  未向衛健委報備,醫(yi)院、學校表(biao)示不知情
 
  而(er)接(jie)下(xia)來(lai)發(fa)生(sheng)的事情,是很(hen)多(duo)人沒有想到的。
 
  15點19分(fen),深圳市衛(wei)健委(wei)醫學倫理專家委(wei)員會通(tong)過新京報表(biao)示(shi):“首例免疫艾滋(zi)病(bing)基因(yin)編輯嬰(ying)兒(er)”試驗(yan)進行(xing)前并未向該部門(men)報備,正在開會研究此(ci)事。
 
  15點59分,南(nan)方(fang)都市報(bao)對事(shi)件進行了(le)繼續跟蹤(zong):相關醫(yi)院表(biao)示沒有(you)收到過相關申請(qing)。
 
   “我(wo)一(yi)點不知道(dao)這是怎么發生的(de)。”深圳(zhen)和美婦兒醫(yi)院離職(zhi)的(de)醫(yi)務(wu)部主任秦(qin)蘇(su)驥(ji)表(biao)示(shi)。他介紹,根據申請(qing)書(shu)顯(xian)示(shi)的(de)時(shi)(shi)間,其當時(shi)(shi)還在醫(yi)院任職(zhi),同時(shi)(shi)他也是倫理(li)委員會(hui)成(cheng)員。但他并(bing)沒(mei)有印象醫(yi)院開過這個會(hui)議,也沒(mei)有再申請(qing)書(shu)上簽字(zi)。
 
  他特(te)地去找(zhao)了上(shang)面有(you)簽名的前(qian)(qian)同事了解情況(kuang),幾名前(qian)(qian)同事表示(shi),自己并沒有(you)簽過(guo)這張申請書(shu),也沒有(you)印(yin)象召開過(guo)有(you)關這個項(xiang)目(mu)的會議(yi),簽名可(ke)能是偽造。
 
  深圳和(he)美(mei)婦(fu)(fu)兒科(ke)醫(yi)(yi)院(yuan)總(zong)經理(li)程珍介(jie)紹,這個實驗不是在(zai)和(he)美(mei)婦(fu)(fu)兒科(ke)醫(yi)(yi)院(yuan)做的(de),孩子(zi)也(ye)不是在(zai)和(he)美(mei)婦(fu)(fu)兒科(ke)醫(yi)(yi)院(yuan)出生的(de),至于網上流傳的(de)那張(zhang)申(shen)請書,醫(yi)(yi)院(yuan)也(ye)不了解情(qing)況,目前正在(zai)調(diao)查核(he)實。
 
  不(bu)僅是(shi)相關(guan)醫院,賀建奎本人(ren)在職(zhi)的南方科技大(da)學也(ye)表示對(dui)此并不(bu)知(zhi)情。
 

  18點許,南方科技大學(xue)對此發(fa)表聲明(ming):對此表示震(zhen)驚,該(gai)副教授已于2018年2月(yue)1日起停薪留職,將立(li)即聘請權(quan)威(wei)專家(jia)成立(li)獨立(li)委員會,進行深(shen)入(ru)調(diao)查。

 
  隨后(hou),e公(gong)(gong)司發文(wen)稱,其記者來到南方(fang)科技大學生(sheng)物(wu)系大樓(lou),找到了賀建奎副教授的(de)(de)(de)(de)辦公(gong)(gong)室(shi)(shi)。該辦公(gong)(gong)室(shi)(shi)位于科研樓(lou)內,門口還貼著瀚海(hai)基(ji)因(yin)(賀建奎系瀚海(hai)基(ji)因(yin)的(de)(de)(de)(de)法定代表人)相關技術被(bei)Nature子刊報(bao)到的(de)(de)(de)(de)海(hai)報(bao)。該辦公(gong)(gong)室(shi)(shi)旁邊就(jiu)是(shi)生(sheng)物(wu)系實驗室(shi)(shi)。該記者詢(xun)問的(de)(de)(de)(de)實驗室(shi)(shi)工作(zuo)人員表示,賀建奎最近不在(zai),他很少在(zai)這里做(zuo)實驗,他在(zai)外面應該有自(zi)己的(de)(de)(de)(de)實驗室(shi)(shi)。
 
  譴責(ze):是否(fou)有必要、是否(fou)安全?
 
  14點50分,《知識分子》所屬《賽先生》發(fa)布(bu)文(wen)章——《激(ji)烈反(fan)彈:基(ji)因(yin)改變嬰兒(er)導致(zhi)生物醫學(xue)界普遍批評》,事件進一步發(fa)酵。
 
  清華大學醫(yi)學院教授(shou)張林琦在(zai)文(wen)中指出:CCR5對人(ren)體免疫細胞的功能是重要(yao)的。
 
   “對(dui)健(jian)康胚胎進行CCR5編輯(ji)是(shi)不(bu)(bu)理(li)智的(de)(de),不(bu)(bu)倫理(li)的(de)(de)。我們還沒有發現任何中國人(ren)的(de)(de)CCR5是(shi)可以完(wan)全缺失的(de)(de)。”他批(pi)評(ping)道,“CCR5編輯(ji)不(bu)(bu)能保證100%不(bu)(bu)出錯之(zhi)前(qian),是(shi)不(bu)(bu)可以用于人(ren)的(de)(de)。”
 
  除了倫理,安全(quan)性也是大家關注的熱點。
 
  劉(liu)穎在《激(ji)烈反彈:基因改變嬰兒導(dao)致生物醫學界普遍批評》一文中指(zhi)出:“這(zhe)一實驗從(cong)科(ke)學層面具有巨大的潛在風險,兩個孩子作為(wei)試驗品,這(zhe)些(xie)未知風險將(jiang)會(hui)伴隨他們的成長。”
 
   “基因(yin)編輯治療重大遺傳病是可以理解的,那是不得已而(er)為止。”一(yi)位(wei)醫療領域的者(zhe)表示,“但直(zhi)接把一個基(ji)因去掉,是否(fou)會帶來(lai)不可控制的影響呢(ni)?更何況愛疾病目前已經有很好的預防和治療(liao)方案。”
 
   “HIV感染的父親(qin),和健康的母親(qin),100%可以生(sheng)個健康和可愛的孩子(zi)。 根本(ben)無需進行CCR5編輯。”張林琦在文章指出。
 
  基(ji)因(yin)編輯針對(dui)(dui)的(de)應該是單基(ji)因(yin)疾病,但(dan)眾所周(zhou)知,HIV是感染性(xing)疾病,可以通過預(yu)防來降(jiang)低的(de)。不(bu)(bu)僅如此,HIV難治(zhi)僅僅是對(dui)(dui)于現目前(qian)階(jie)段。100多年前(qian)人類(lei)對(dui)(dui)結核病知之甚少,同樣曾一度被認為是不(bu)(bu)治(zhi)之癥。
 
  Gilead 1987年(nian)便最(zui)早推出了(le)(le)成功上(shang)市了(le)(le)全球(qiu)首個(ge)艾滋(zi)(zi)病(bing)藥物齊多(duo)(duo)夫(fu)(fu)定(ding)(AZT),連同隨(sui)后上(shang)市的拉(la)(la)米夫(fu)(fu)定(ding)。,GSK先后開發(fa)了(le)(le)Combivir(拉(la)(la)米夫(fu)(fu)定(ding)/齊多(duo)(duo)夫(fu)(fu)定(ding))、Trizivir(阿巴卡韋/拉(la)(la)米夫(fu)(fu)定(ding)/齊多(duo)(duo)夫(fu)(fu)定(ding))、Epzicom(阿巴卡韋/拉(la)(la)米夫(fu)(fu)定(ding))等各種(zhong)雞尾酒療(liao)法,一度(du)曾取代(dai)Gilead成為艾滋(zi)(zi)病(bing)領域的一代(dai)霸主(zhu)。目前僅這(zhe)兩家公司的上(shang)市產品就超(chao)過10個(ge),甚至有產品可以實現讓患者終身帶病(bing)毒而不傳(chuan)染、不發(fa)病(bing)。
 
  等同于基因治療嗎?
 
  這并非基(ji)因編輯技術第(di)一次深陷輿論旋渦。
 
  早年,俄勒(le)岡州的一(yi)個科研團隊成功修改(gai)了人(ren)類胚胎(tai)的DNA,也(ye)(ye)曾(ceng)一(yi)度受到社會輿論的譴(qian)責。2016年英(ying)國批(pi)準了一(yi)項用CRISPR編輯人(ren)類胚胎(tai)基因(yin)的試(shi)驗也(ye)(ye)曾(ceng)一(yi)度被抨(peng)擊。
 
  輿論中(zhong)最大的爭論點來自倫理的思考(kao)。但同樣是基于基因編輯技術,為什么基因治(zhi)療卻被大家看好,甚(shen)至FDA還批準(zhun)了相(xiang)關(guan)產(chan)品(pin)上市呢?
 
  基(ji)因(yin)(yin)治療(liao)是(shi)指將(jiang)(jiang)外(wai)(wai)源正常基(ji)因(yin)(yin)導入靶(ba)細胞(bao)(bao),以糾正或者補償缺陷和異常基(ji)因(yin)(yin)引(yin)起的(de)疾病(bing)。簡(jian)單的(de)說,基(ji)因(yin)(yin)治療(liao)就是(shi)將(jiang)(jiang)外(wai)(wai)源基(ji)因(yin)(yin)插(cha)入病(bing)人適當的(de)受體細胞(bao)(bao)中。而目前允(yun)許(xu)的(de)受體細胞(bao)(bao),只能是(shi)體細胞(bao)(bao)。
 
  但此(ci)次試驗(yan)所改(gai)造的(de)(de)是人(ren)類胚胎,可以理解為受精(jing)卵或者生(sheng)殖細胞。這(zhe)種(zhong)改(gai)造與前者完全不同,既有可能傳遞到下一代。這(zhe)與針(zhen)對(dui)體細胞展開的(de)(de)基因治療存在本質區別。
 
   “基因(yin)編(bian)輯(ji)治(zhi)療(liao)遺傳疾(ji)病(bing)是可以理解和接(jie)受的(de)。”華東師范(fan)大(da)學(xue)生命科(ke)學(xue)學(xue)院生命醫學(xue)系主任李大(da)力(li)認為。“現在有很多文章已經開(kai)(kai)始在動物水平(ping)開(kai)(kai)展胎兒期通過重組(zu)病(bing)毒進(jin)行基因(yin)編(bian)輯(ji)的(de)基因(yin)治(zhi)療(liao)工作。”
 
  在(zai)他看來,針(zhen)對患病胎兒(er)的基因編輯(ji)(ji)或(huo)者基因治療是可以(yi)接受的,因為胎兒(er)很多細胞(bao)處于活躍分裂(lie)期(qi),重組效率會(hui)更高一(yi)些(xie)。但受精卵編輯(ji)(ji)是完全不(bu)一(yi)樣的。
 
  122名科學家聯名呼吁(yu):立法(fa)
 
  盡管輿論嘩然,或許我們更多還需要對未來的思考。胎兒已經(jing)降生(sheng),覆水難收(shou)。對此類研究嚴格立(li)法管控、提(ti)高科(ke)學家自(zi)覺性,避免事件再次發生(sheng)才是當務之急。
 
  17點38分,來自中國科(ke)學(xue)技術大(da)學(xue)、四川大(da)學(xue)、復旦(dan)大(da)學(xue)等高校的(de)122名科(ke)學(xue)家(jia)通過《知識(shi)分子》發表聯合聲(sheng)明:堅(jian)決反對!強烈譴責!
 
  與此(ci)同(tong)時這對(dui)(dui)于(yu)中國科(ke)學(xue),尤其是生物醫學(xue)研究領域(yu)在全球(qiu)的(de)聲(sheng)譽和發(fa)展都是巨大(da)的(de)打擊,對(dui)(dui)中國絕大(da)多數勤勤懇(ken)懇(ken)科(ke)研創新又堅守科(ke)學(xue)家道德底線的(de)學(xue)者們(men)是極為不公平的(de)。
 
  他們呼吁相關監管部門及研究(jiu)相關單位一定要迅速立(li)法嚴格監管,并(bing)對此事件做出全面調(diao)查及處理,并(bing)及時對公(gong)眾公(gong)布后續信息(xi)。潘多拉魔盒已經(jing)打(da)開,我們可能還有一線機(ji)會在不可挽(wan)回前,關上它。
 

  衛(wei)健委:已啟(qi)動調查


 

  18點(dian)39分(fen),深圳衛健委正(zheng)式發表(biao)聲明:已啟動對和(he)美婦兒科(ke)倫(lun)理問(wen)題調查(cha)(cha)。醫學倫(lun)理專(zhuan)家(jia)委員會將(jiang)對(dui)媒體報道的該研究項目的倫(lun)理審查(cha)(cha)書真實(shi)性進行核實(shi),有關(guan)調查(cha)(cha)結果將(jiang)及時向公眾(zhong)進行公布。

 
  晚間10點左右,國家衛健(jian)委也(ye)作出回應:要求廣東省衛生委認真調查核實,并及時向社會公(gong)開(kai)結果。
 

  注:文中(zhong)如(ru)果涉及動脈網記者(zhe)采(cai)訪的數據,均由受(shou)訪者(zhe)提(ti)供并確認。

網站免責聲明:
1.湖(hu)北(bei)海鴻(hong)醫藥有(you)限公司(si)對本網站上刊(kan)登之(zhi)所(suo)(suo)有(you)信息不聲明或(huo)保證其內容之(zhi)正確性(xing)或(huo)可靠(kao)性(xing);您(nin)于此(ci)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(suo)(suo)生之(zhi)風(feng)險應自行承擔。湖(hu)北(bei)海鴻(hong)醫藥有(you)限公司(si),有(you)權但(dan)無(wu)此(ci)義(yi)務,改(gai)善(shan)或(huo)更正所(suo)(suo)刊(kan)登信息任何部分(fen)之(zhi)錯誤或(huo)疏失。
2.凡本(ben)(ben)網(wang)站(zhan)注明"來源:XXX(非本(ben)(ben)網(wang)站(zhan))"的作品,均轉(zhuan)載(zai)自其它媒(mei)體,轉(zhuan)載(zai)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(bu)代表(biao)本(ben)(ben)網(wang)站(zhan)贊(zan)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(ben)(ben)網(wang)轉(zhuan)載(zai)其他媒(mei)體之(zhi)稿件,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。如稿件版權單位(wei)或個(ge)人不(bu)想(xiang)在本(ben)(ben)網(wang)站(zhan)發布,可與本(ben)(ben)網(wang)站(zhan)聯系,本(ben)(ben)網(wang)站(zhan)視情(qing)況可立即將其撤除。
聯系(xi)電話:027-84877900  郵件:1015566216@qq.com